www.3648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矿山文学

旧房的颜色与味道

日期:2018-11-22    来源:    作者:贝小金

  “村口那山路,延伸着我儿时的记忆。如今外祖母的额头,写满了我童年趣事。在那岁月的风霜里,失去原有的神奇。门前的那梨花,还在洁白地开放……”我十几岁离开了湖南浏阳,加上父母相继早逝,我总觉得自己是一个流浪者,可梦境中却总有旧房的记忆。旧房门前青石板上摆了好些盆花。有些整齐,又有些随意。一堵白黄斑驳的老墙肆无忌惮地缠满了青藤。
  总想回旧房住一住。那日,我终于风尘仆仆地回去,清理房子,住下。雨倾盆而下。一个晚上雨哗啦啦地下个不停,整个人在啪嗒啪嗒的雨声中熟睡。好久没有睡得这么安逸了。天亮了,透过玻璃窗向外望去,天地间像挂着无比宽大的珠帘,迷蒙蒙的一片。雨落在对面屋顶的瓦片上,在瓦片上跳跃,溅起一朵朵水花,像一层薄烟笼罩在屋顶上。雨点落在天井的花草上,像是在花草上嬉戏。雨点打在瓦片上,让人想起许多遥远的事来。
  记忆中旧房的早上,总有外祖母忙碌的身影。那时,外祖母捞完了米,做好了早餐,用余火煨着,放在灶上,便兴冲冲地迈着大步去市集了。她脚下生风般上街去剁了五花肉来蒸梅干菜,然后去地里弄些自己种的青椒、茄子、丝瓜、南瓜、西红柿。
  又想起读书时帮外婆卖菜,把那菜弄得整整齐齐,洗得干干净净,看上去粉嫩嫩的,便吆喝着,快来买哟!好靓的菜哦,吃了人好靓唷!菜卖完了,便马上收好竹筐去学校。“你还记得不,小金崽!以前菜吃不完,你上学前就挑着去卖,每次你卖得又好又快,价格还比别人要卖得贵一点。”外祖母提起这事总是美滋滋的。
  旧房古朴,老墙幽幽,依然孜孜不倦守护着家园。雨过天晴后,小院空气中弥漫着幽香,淡淡清香袭人,那味似曾相识,闻着味寻去,惊喜地发现原来那庭院上的金银花正绽放着。
  旧屋的天井,神秘古朴,充满了对生命的回味。细细地倾听,仍然回淌着外祖母背着我哄着我入睡时,绕着天井来回走动的脚步声。旧屋天井的一弯明月,照亮了我儿时的梦幻,外祖母的一曲“月光光,照天井”伴我入梦、长大。天井的月亮成了我一生甜滋滋的记忆。
  旧房门前山清水秀,四围皆山。我学龄之前,自春及秋,整日在山中流连。上学之后,仍是回家就上山。春天采野花,挖野菜,抓蝎子,掘草药,夏天捡蘑菇,割柴火,摘野果,掏鸟窝。秋天,苹果成熟,野果更多。记得从六七岁起,我就跟着舅舅们进山采药了,最先认识的是远志、防风、柴胡、黄芩等,后来又认识了桔梗、党参、串串龙等。这些药材中,远志最贵,每斤可卖一块五,后来黄芩价格上来,我也很爱挖黄芩,最多的一次,自己在一座荒山里,刨了满满一口袋黄芩根。采药和抓蝎子、捡蘑菇一样,舅舅们有时还会有意外收获,一只幼兔,一窝小鸟,都能给人带来无尽的惊喜。
  屋上也有记忆。记得夏日炎炎的一天,村里几个小毛孩,为了乘凉纳暑,半夜三更偷着跑了出去,抬来几块门板,把它架在旧屋屋檐与山之间,拼起来成了一个架空的床。晚上睡在上面,足有一二层楼高,小伙伴互相讲着故事,却不觉得怕。四下黑漆漆的,山风悠悠,好凉快啊。早上起来,外祖母发现了睡在上面的我,吓得站在那里战战兢兢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  旧屋留下了当年无数的记忆。只是如今再没人熬好粥,轻言细语地叫醒我———小金崽,起来啰!喝粥啦!喝粥啦……